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皖人故事 > 皖人要闻

他是合肥和平解放的幕后功臣

时间:2020-05-13 15:12:56

  朱幼农夫人及子女

  朱幼农

  在火车站附近的胜利广场,竖立着一块牌子,上面是一组数字:1949.1.21。不少人不明白这组数字的含义。其实,这是合肥解放的时间—— 1949年 1月 21日。而要说起合肥得以和平解放,曾任民国安徽省驻南京办事处主任的朱幼农可谓是" 幕后功臣"。朱幼农到底是何人?他为合肥和平解放到底做了些什么?他的侄孙朱寅为我们讲述了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一

  按辈分论,朱幼农是我的伯祖父,在同一祖父的堂兄弟中排行老六。合肥旧俗中称呼爷爷为爹爹,所以我称他为六爹爹。在我幼年时,他偶尔从当时暂住的合肥北郊龚湾村来家中做客,对这个身材高大、背稍驼、光头的老人,我只依稀记得他苍老脸上谦和的笑容,完全不能把他本人和他曾为合肥和平解放竭力奔走的传奇经历联系到一起。

  六爹爹谱名朱传礼,字宗鲁,生于1901年农历正月十六。因我们家族在当时属中产之家,所以我祖父的兄弟们大多受过较好的教育。与其他兄弟多行医或者从教不同,六爹爹于上世纪20年代初从当时位于北平(今北京)的中国大学毕业后,进入民国铁路总公司,从基层的技术员做起,因工作兢兢业业,一路升迁至平汉铁路局总段长、专员。

  "七七" 事变时,六爹爹一家五口均在北平,亲历了国土沦陷的伤痛,他不愿做" 顺民",遂离开北平,冒着炮火硝烟跋山涉水远赴重庆,在内迁的中国运输公司担任西南运输处处长兼军法处长,主管抗日时期滇缅公路运输和稽查贪污违法事宜。为了这条中国抗战生命线的正常运转,本来头发浓密的六爹爹头发差不多掉光,成了光头。

  1943年初,六爹爹应陇海铁路局长陆福廷(后任民国立法委员)之邀,到西安陇海铁路局工作;抗战胜利前,被时任国民党西北行营主任的张治中委任为西北民生实业公司少将参议。在西安期间,他们一家和市民一样经常跑防空洞,躲日机轰炸,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才结束这种担惊受怕的生活。

  1946年初,六爹爹率领家眷由西安回到故乡合肥,与刚从陕西汉中回来的龚蔚卿(解放后曾担任民盟合肥市委主委,合肥市妇幼保健所所长)、朱子扬(解放后曾任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儿科主任医师、教授)一家相识。当时,六爹爹住在四牌楼祖居,因家中房屋甚多,他看到龚家生活困难,热心地借出家中四间房屋供龚家暂住兼开诊所,维持家庭生活。当时,六爹爹与肥西官亭区区长、民盟会员龚衡军,皖西三分区(原属解放军三野)政委唐晓光,皖西三分区政治部联络科长郭崇毅(解放后长期担任安徽省政府参事、省政协委员)等人的私交很好,受到他们很多的影响;在合肥县长空缺时,六爹爹与合肥的进步人士一起积极支持民盟会员龚兆庆(解放后曾担任安庆市民政局长)担任合肥县长,悄悄为稳定当时的合肥社会秩序出力。

  二

  1948年,国民党政局江河日下,特别是四平战役,国民党军队战败,对南京国民政府震动很大,频繁调动地方大员,以期做最后挣扎。国民党安徽省主席李品仙离开安徽后,国民党第八兵团司令刘汝明进驻蚌埠,其部下55军曹福麟部进驻合肥,强拉丁夫,扰民情况严重。对刘汝明部的扰民情况,六爹爹等人都很义愤。因为六爹爹与刘汝明原是老相识,遂主动与民盟联系,让民盟组织合肥著名士绅与他一道赴蚌埠向刘汝明提意见。刘汝明接待了六爹爹一行,表示要严明军纪,并立即给其部属打电话,禁止部下在合肥强拉壮丁、强抢民财民物。后来,刘汝明任命六爹爹为参议,他借常陪刘打麻将的时机,了解刘军的动向,并及时转告龚蔚卿,再由龚转告民盟后,与中共皖西三分区联系。

  其时,刘汝明对合肥城郊的共产党的不断壮大深感不安,让六爹爹调查后向其汇报。六爹爹于是与龚蔚卿等人商议后,请龚兆庆县长写了一封信,说合肥东乡(今肥东)、北乡(今长丰)、西乡(今肥西)都有共产党力量,其中肥西力量最强,有数千人之多。这封信让刘汝明更为不安,遂决定退出合肥向南方转移。

  在离开之时,刘汝明想破坏机车和铁路,他听说合肥火车站有八个火车头,而且其中的锅炉由白金铸造,遂有意炸掉火车头。六爹爹得知情况后,立即找到刘说,"我在铁路上工作多年,从未听说火车锅炉由白金铸造,而且在合肥炸火车头,势必影响当地民心,不利于驻军。"刘汝明因此暂时取消炸火车头计划,决定把火车头开到远郊再炸。六爹爹又及时与龚蔚卿联系,让他组织人手转移火车头;并让铁路上的中共地下党员破坏了合肥郊区的部分铁路,使得刘汝明无法运走火车头。

  1949年初,由于形势变化,解放军节节胜利,刘汝明部下的大规模抢掠行动已准备完毕,只待刘汝明一点头就动手。但由于六爹爹卓有成效的工作,刘汝明特工部在合肥没有搜查任何一家或抓捕任何一个人,从而保护了中共地下工作人员和民主进步人士的安全。

  当时中共地下党希望六爹爹设法使刘汝明部队早日撤离合肥。六爹爹也一直在思考如何让刘汝明和平撤离。经过反复考虑,想出一计。当晚就把龚蔚卿请来,让他转告龚县长速给六爹爹写一封信,就说某地已发现" 匪" 踪,某地集结了多少人,因没见到确实报告,不敢呈报,信中提请" 司令官" 多注意云云。县长龚兆庆连夜写好信,六爹爹拿信到刘汝明面前念给他听,刘听后把作战科长叫来,吩咐把这信中的情报向南京国民党政府报告。随后叫来参谋长,要他们准备向南京撤离。

  刘汝明决定撤走,临走时通知六爹爹带家眷与其一起走。中共地下党的朋友劝六爹爹留下,他说:"我此时不走,势必会引起刘汝明的怀疑。"于是,六爹爹不顾个人安危,1949年 1月 20日早晨与刘汝明部队一道撤离合肥,向南京驶去。

  1949年 1月 21日中午,由我华野先遣纵队工委书记兼政委谭启龙、司令员彭德清率领的四支队一大队300多解放军由东大门进入,县长龚兆庆大开城门,老百姓敲锣打鼓,夹道欢迎。这一天正是合肥过小年。从此合肥解放,人民开始了新的生活。

  三

  六爹爹到南京后,曾经担任国民党安徽省政府主席驻南京办事处主任、安徽省政府顾问等职,1949年 4月,时任国民党安徽省政府主席张靖伯被俘后,六爹爹担任的驻南京办事处主任职务随即终止。

  因曾经在民国政府任职的经历,六爹爹在" 文革" 中由北京遣返回乡。1967年获准回京,一年后又第二次遣返合肥。1975年,在民革中央工作的叔高祖朱蕴山曾经过问六爹爹的平反事宜,随后六爹爹离开合肥,去在青岛大学任职的长女朱林清家中养病,于1979年病逝。为人厚道的六爹爹在临终前曾多次告诉后辈,"刘汝明在解放战争决战时期主动来合肥维持社会秩序,未遭破坏,后又主动撤离,使得合肥和平解放。他是做了好事的,我们不应该忘记他。"

  合肥和平解放后的第二天,新华社发布新闻,赞扬合肥和平解放是继北平和平解放后又一伟大胜利,号召当时大江以南各城市学习合肥和平解放的榜样。而这当中,六爹爹自然功不可没。只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由于多方原因,他的故事很少被人提起。近些年来,家乡人民并没有忘记他当年所做的事,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纪念合肥解放的报道中,都把他列入" 为合肥和平解放立功的人"。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