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珍档揭秘

兵临城下,策动投诚——黄山这样解放

时间:2020-11-03 09:29:15

  1949年4月20日渡江战役发起。至22日,国民党千里江防全线崩溃。安徽境内的国民党江防部队经宣城、黄山地区,纷纷向浙赣铁路沿线撤退。解放大军展开全线追击,随着胜利进军的隆隆炮声,国民党地方驻军和政权机构望风而逃。黄山地区除了部分县乡进行了几场并不算很激烈的战斗外,基本上都是和平解放的。

  一、为大军南下扫清障碍

  国民党江防被突破后,“兵败如山倒”;解放大军千里追击,如“秋风扫落叶”,因此,黄山地区的解放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

  据党史资料记载,为扫清解放大军渡江南下的障碍,从1949年初开始,黄山地区游击队就采取伏击战与围困战相配合,“围点打援”与政治瓦解相协同,独立运动战与大部队协同战相结合等战术,取得了一系列战斗的胜利。

  1949年1月,太平县(今黄山区)的中共地下党员率领武工队、民兵智取南望乡敌碉堡,俘虏1个班的敌人,并生擒国民党南望乡乡长谭观祥;3月12日,国民党太平县新丰乡公所37人在我沿江支队的围困下起义;4月6日,太平县自卫团二营四连率140多人起义;4月8日,太平县乌石垅自卫队陷入沿江支队的包围中起义投诚……至1949年4月20日解放大军渡江前夕,黄山地区大部分基层政权已被游击队控制,国民党的反动统治陷入土崩瓦解状态。包括黄山地区在内的整个苏浙皖赣游击区基本连成一片,策应大军渡江的战略基地已经形成。

  也就在大军渡江之日,驻扎在太平的敌保安第二团和国民党太平县党政军人员见大势已去,弃城逃往屯溪。随后,我武工队接管太平县城。4月22日,太平县全境解放。太平县也因此成为黄山地区最早解放的地方。

  二、武力解放有惊无险

  “解放前夕,国民党在歙县的统治已经名存实亡了。”从事党史研究数十年、曾任歙县县委党史办副主任的左和平说,“但他们并不甘心失败,仍要做垂死挣扎,武力解放便不可避免了。”

  歙县是皖南山区水陆交通枢纽,浙赣线公路的咽喉,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4月21日,胜利渡江后的第二野战军三兵团12军奉命向徽州(歙县)方向展开猛烈追击。当时,国民党刘汝明、侯镜如兵团正在苏沪杭一线布防,企图控制沪宁、沪杭、浙赣三条铁路线,并以106军在歙县、屯溪一带组织抵抗,妄图阻止我军向浙赣线挺进。106军是为了掩护主力布防,在歙县、屯溪构筑了新的防线,拉开阵势,负隅顽抗。根据敌情判断,我军准备打一场硬仗,彻底歼灭敌人。

  4月27日,我三十五师以日行军160里的速度,从贵池经青阳、太平,翻越海拔1000多米的西箬岭到达歙县境内,并迅速迂回到敌人前面——杭徽公路上的呈村降截击敌人,并切断敌人退路。28日16时,解放军发起进攻,至29 日中午结束战斗。共歼灭和俘获国民党军两个团和一个师部1000余人,师长被活捉。此战对歙县乃至黄山全境解放起了重要作用。

  至于歙县解放的具体过程,据歙县县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的邵宝振介绍,1949年4月27日傍晚,解放军35师103团先头部队到达富堨中溪和凤凰两地,和当地的共产党游击队会合,准备消灭企图迟滞我军向浙赣线挺进的国民党军队并解放富堨。晚上8时许,战斗打响了,到天明时,国民党军沿着富堨对面的一条河,往县城方向逃跑。解放军乘胜追击,至县城边飞机场,将国民党军一个连擒获俘虏。4月28日,我军涉过丰乐河,从城西南方向直插而入,仅用1个多小时就攻下敌兵团徽州指挥部据点——歙县县城。歙县获得解放。随后,人民解放军苏浙皖赣司令部、皖南地委、歙县县委、歙县县政府机关进城办公。

  而祁门县的解放也经历了一场不算激烈的战斗。据党史资料记载,我军突破长江天险后,国民党江防军队闻风丧胆,纷纷南逃,一路经赤岭、历口窜入江西;另一路随同一个军部经城安、雷湖、大洪岭、枫林街、胥岭等地盘踞祁门县城,在大洪岭、胥岭、祁山等险要关口,派兵防守,妄图堵击解放大军南进。

  大洪岭位于祁门县城以北50余华里处,地处悬崖绝壁,地势险要。敌军抢占大洪岭后,控制了主峰以及各个要隘,布置了兵力和火力,将山路封锁得严严实实。4月24日清晨,我军尾追敌军到达古楼墩(今祁门县赤岭乡),见正面受阻不便强攻,立即改道而行;从人迹罕至的地方攀越悬崖绝壁,过深山密林,迂回到大洪岭主峰两侧展开突袭。敌人残部抵挡不住,仓皇南逃,我军一鼓作气攻下大洪岭,为后继部队继续南进打开了通道。

  4月26日,我军在歼灭敌军布防于胥岭的警戒部队之后,兵临祁门城下。敌军开始南窜,国民党祁门县长洪一鹤等军政人员也弃城而逃。中午,攻城战斗打响。人民解放军兵分两路,一路西向关帝庙一带隐蔽集合待命,一路东向双河口后山,到白杨坦,对祁山左右夹攻,并以猛烈炮火轰掉祁山碉堡,从而一举攻占祁山制高点,控制全城。黄昏时刻,我军攻进祁门县城,歼灭敌人一个营。次日,敌保安团、自卫队100余人投诚。至此,祁门全境解放。

  黄山另一县黟县的解放,是从攻打古镇渔亭开始的。4月25日,在这里发生了一场渔亭桥战斗。今年78岁的刘福道老人是渔亭镇人,他的岳母徐月皎曾亲身经历了渔亭桥战斗及渔亭解放。据他介绍, 4月25日8时许,人民解放军皖浙赣支队以及民兵约200余人向驻守在营盘山(现渔亭中学)的敌50军碉堡发动猛攻。这次战斗比较激烈,双方枪来炮往打了一个多小时。最终,游击队将驻守渔亭镇河西街区的国民党乡公所守军、乡丁击溃。随后,游击队部分队员利用渔亭石桥两侧30厘米厚的红麻石护栏作掩体,匍匐通过渔亭石桥,围攻河东后山上土碉堡内的敌兵。据守碉堡的守敌见大势已去,弃堡逃命。古镇渔亭获得解放。

  渔亭解放后,我游击队和民兵又活捉了逃窜的国民党黟县县长萧子纲。4月27日,我各路游击队和民兵近千人会师于黟县县城附近的横冈村,对城内守敌展开政治攻势。在游击队兵临城下、守敌处于“四面楚歌”的形势下,4月29日,国民党军政人员及保安队300多人放下武器投诚。黟县得以解放。

  三、和平解放大势所趋

  在黄山市各县区的解放中,屯溪的解放是比较迟的。说到屯溪的解放,就要先说到与其相邻的休宁的解放。而休宁的解放则是从其境内上溪口开始的。因为上溪口是新安江源头率水上游的主要码头,是通往休宁、屯溪的门户。

  1949年初,国民党当局为阻止共产党游击队袭击休屯,成立了联防区署,后又抽出一个加强中队进驻,总兵力300余人,配机枪4挺,冲锋枪4支,长短枪200余支,并修筑了碉堡。如今,碉堡、战壕等一些遗址还能找到。而通过一些亲历者的回忆和党史资料记载,我们也能大致还原当年溪口解放的情形了。

  在解放大军成功渡江之后,中共皖浙赣工委就已经派人到上溪口开展敌军策反工作,使上溪口联防队120余人起义。4月24日,皖浙赣支队和民兵包围上溪口,切断通信线路。驻守上溪口的国民党武装休宁县自卫大队加强中队,先是凭借有利地势和良好装备固守碉堡。但在27日就投诚了。上溪口的解放,打通了通往休西的一条重要通道,给解放休宁和屯溪创造了有利条件。

  为迅速解放休宁和屯溪,皖浙赣支队“兵分三路”:一路向屯溪挺进,一路直进休宁县城,一路到休、屯之间接应。4月28日中午,休宁县大队与解放军先头部队从休宁西门进城,休宁得以解放。

  黄山屯溪老街上,一家看似普通的药店“合记春号”,却曾是中共皖南特委机关驻地。土地革命战争和抗日战争时期,皖南特委领导领导皖南人民进行了波澜壮阔、可歌可泣的革命斗争,奠定了皖南解放的深厚的群众基础。在皖南特委旧址纪念馆里,我们了解到,解放前夕,皖南党组织及其领导的武装力量除了积极开展山地游击战争,策应解放大军南下,还通过多方努力,策动国民党驻军和地方保安部队起义投诚,使得皖南人民免遭涂炭,迎来和平解放。

  据屯溪区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主任汪华红介绍,1949年3月底,国民党安徽政府机关由安庆迁到屯溪,妄图在此固守。4月初,省政府主席张义纯在屯溪就职。由于解放军神速过江,南京宣告解放,给了张义纯当头一棒。张义纯预感到末日来临,心生一计,决定成立屯溪留守处,负隅顽抗,到时候寻机溜之乎也。26日,“屯溪守备司令部”在屯溪黎阳草草成立,由国民党安徽省保安司令部警保处长方师岳兼任司令,统辖省府保安司令部和地方警察2000余人。而张义纯自己,则率政府要员向浙江方向逃窜。

  但随着休宁、歙县等地先后宣告解放,屯溪顿显孤立。方师岳走投无路,不知所措。皖浙赣支队得悉这一情况后,为尽力保护这座古城,决定尽量争取方师岳起义,和平解放屯溪。

  于是,我军一面派警卫连连长率部分游击队进驻屯溪市郊,对屯溪形成合围之势,一面派支队医院院长方星(方师岳的远房堂叔)和支队秘书舒天展前往会谈,做方师岳的起义工作。29日,曾任屯溪民众总动员委会成员的张振英率游击队进到屯溪隆阜,并转告方师岳,为了屯溪人民不受涂炭之苦,也为了他本人及其全体官兵的生命安全,率队起义是明智的选择。最终,方师岳弃暗投明。4月30日拂晓,方师岳部撤出屯溪,我支队开进市区。屯溪宣告和平解放。至此,黄山地区全境解放。

  屯溪解放后,我军继续向南追歼逃敌。5月7日至10日,在浙江开化以北金马镇附近的山区,一举将国民党安徽省最后一任省政府主席张义纯、省保安副司令兼皖南师管区司令阮云溪、皖南师管区副司令李秉钧等捕获,同时俘虏国民党安徽省保安部队5000余人,标志着国民党在安徽统治的最后覆灭。


来源:安徽党史方志网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