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珍档揭秘 > 要闻揭秘

两件物品与71年前的“桐中高干会议”

时间:2020-04-08 15:58:35

  

付开功老人收藏的珍贵椅子

刘蒙将军题词

       一次重要的会议

       我们知道,桐城位于皖西南,西北背依大别山,东南濒临长江。境内山河湖泊密布,龙眠山脉、大龙山脉蜿蜒起伏,是理想的屯兵练兵之地。合安公路纵贯中部,桐枞公路、西大路横陈东西,是皖西南进抵长江的交通要道。这一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战略位置,使桐城成为71年前渡江战役西线二野领导机关的指挥决策中心和解放大军的前进基地。

  为筹划、部署渡江战役,从1949年4月1日到4月28日,刘伯承和邓小平曾三次莅临桐城,深入龙山前线视察,布设渡江西线指挥部,指挥渡江作战。特别是在这里召开了一次重要的军地高干会议,据中共桐城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王英慧科长介绍,1949年4月15日-16日,在当时的桐城中学校园内,二野司令员刘伯承、政委邓小平主持召开了一次军队师以上、地方地委以上干部会议。参加会议的军队干部有:三、四、五兵团的司令员、政委陈锡联、谢富治、陈赓、杨勇、苏振华等,第十军至第十八军军长、政委杜义德、王维刚、王近山等,以及师和特种兵纵队、野战军领导机关的处长、部长等;参加会议的地方干部有:皖西区党委的桂林栖、皖西二地委书记郭万夫等地委以上负责同志,桐城县委负责人郭任列席了会议。这就是载入史册的“桐中高干会议”。

  在“桐中高干会议”上,刘、邓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将革命进行到底”的伟大决策,就解决部队“政治过江”的思想问题和“战斗过江”的军事准备问题,作了详尽具体的指示。“邓小平政委作了政治报告,传达了党的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并就目前形势及有关国共两党在北京谈判、如何使革命在全国范围内取得胜利、如何巩固发展胜利成果等问题,作了具体明确的传达和阐述。”王英慧说。

  据史料记载,在这次会议上,邓小平强调“不管如何我们一定要准备战斗打过江,决不能松懈”。并提出在新解放区的政策和城市工作政策,指出要将工作重点转向城市,发展工业,发展生产力,争取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彻底胜利,建立社会主义。在思想上,要注意防止享乐主义和蜕化思想产生,保持党和军队的革命精神。

  而在这次会议上,刘伯承司令员作了军事报告,号召部队用最大力量进行渡江作战的准备。他还明确论述了“战斗过江”与“和平过江”的关系,指出:不管是和是战,都要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只有立足于战斗过江,才有可能和平过江,要坚定不移地准备战斗过江。同时强调:越接近胜利,情况越复杂,任务越繁重,越要加强部队政治思想工作,要防止胜利冲昏头脑,防止骄横现象的产生;要“把军队变为工作队”,尽快掌握党的新区政策,学会掌管城市。他要求部属在渡江后,要搞好与地下党、游击队的会师工作。

  “‘桐中高干会议’是伟大的渡江战役前的一次重要会议,是刘、邓首长对渡江作战的总动员和总部署,充分体现了我军‘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思想和决策。无论是在政治思想上,还是在军事准备上,都为整个渡江战役胜利奠定了牢固的基础。因此意义非常重大。”王英慧说。

  的确,4月16日高干会议后,各兵团、军、师领导赶回部队,传达会议精神,信心百倍地带领部属积极准备渡江作战。而为了便于指挥渡江作战,4月19日,二野指挥部由舒城移至桐城,司令部迁至桐城中学,刘伯承和邓小平就是在这里胜利地指挥了渡江作战。解放后,这里也被建设成了桐中渡江战役二野司令部旧址。

  一把珍贵的椅子

  2019年10月21日,桐中渡江战役二野司令部旧址收到了一件珍贵的文物——一把略显陈旧的椅子。这把椅子就是当年召开“桐中高干会议”时首长们坐过的。而捐赠者是一位叫付开功的老党员的子女。那么,这把椅子为何在付老手中?又是怎样保存到今天的呢?

  原来,1920年出生的付开功是安徽省宿县人,1944年8月参加工作,194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革命后先后担任了华中军区七分区联络科科员、三野七纵政治部军邮局代理排长、七纵队山炮团连事务员、肖桐县古城乡中队长、支前民工副营长。据付开功的儿子付伟(现任桐城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介绍,“1949年4月15日‘桐中高干会议’召开时,正在进行渡江战役支前工作的父亲,因政治素质好、业务能力强被抽调到会议现场搞后勤保障工作,后来听父亲说,当时在工作间隙他也听到了刘、邓首长做的报告,顿时觉得热血沸腾,胜利就快要到来了。两天的会议结束后,因为很快就要进行渡江战役,几乎所有的参会人员都奔赴前线了,只留下父亲和几个人收拾会议现场等扫尾工作。当时父亲看到首长们开会坐的那把椅子放在那里没人过问,出于对刘、邓首长的敬仰,更怕在当时情况下椅子弄丢了,细心的父亲就把这把椅子保存在了自己身边。”

  我们看到,这把经历了70多年风雨的椅子古色古香,虽然油漆有些脱落,但并没多少损坏,特别是椅背和四周的一些点缀雕刻,依然清晰可见当年的做工很精细,是带有当时长江一带典型特点的椅子。“自从保存这把椅子后,父亲就特别看重它,像宝贝一样小心翼翼地收藏着,从不让我们碰一下,他时不时拿出来扫扫灰,修理下有损坏的地方。因为工作的关系,父亲搬了好多次家,但每次搬家的时候,父亲首先要搬走带在身边的肯定是这把椅子。”付伟说,“我们小的时候很不明白,不就一把旧椅子么,父亲为啥那么珍惜。长大后了解了渡江战役的经过,特别是听父亲多次讲了‘桐中高干会议’的意义,我们才慢慢明白了老人家的一片良苦用心以及对革命的那份忠诚。因此在2012年9月父亲去世后七年的2019年10月,我们子女经过商量,决定把这把椅子捐给桐中渡江战役二野司令部旧址,让它‘物归原主’。因为这把椅子寄托着一位老新四军战士的革命情怀,辗转伴随他60多年,充满着对党和老首长的崇敬、对革命事业必胜的坚定信念。”

  对于接收到这份珍贵文物,中共桐城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工作人员非常感动,“这是一件红色革命信物,记载并印证着那一段难忘的火红岁月,我们一定会充分保护好这件文物,让这种革命精神流传百世。”

  两幅非凡的题字

  除了这把意义重大的椅子外,桐中渡江战役二野司令部旧址去年底还收到了两幅珍贵的题字——“第二野战军指挥渡江战役司令部旧址”、“红色桐城”。这两幅题字的作者就是刘伯承元帅的儿子刘蒙少将。那这两幅题字又是怎么得来的呢?

  其实,刘伯承一家和桐城都是有着渊源的。刘伯承自不必说了,曾三次来到桐城,并和邓小平在这里指挥了渡江战役;而1989年3月,刘伯承的夫人汪荣华也曾来到桐城,受到了桐城人民的热情欢迎和接待。最为重要的是,通过汪荣华的联系,当年参加渡江战役的原广州军区副司令吴忠和原二野司令部作战处科长章安翔写了两份渡江情况材料,详细回忆了二野司令部在桐城指挥渡江情况事宜,为桐城党史提供了重要的史料。

  近些年来,为了更好地宣传桐城的红色文化,桐城市有关部门对桐中二野司令部旧址的重新修缮非常重视,史志部门也一直在积极努力地开展这项工作,深挖细掘相关史料。2019年11月,当听说刘伯承的儿子刘蒙少将也将参加11月9日在太湖县刘家畈举行的刘邓大军高干会议刘家畈纪念馆开馆仪式后,中共桐城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一行几人,在这一天的早上5点就出发,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车程,来到太湖县刘家畈,不仅参加了刘邓大军高干会议刘家畈纪念馆开馆仪式,而且见到了刘伯承的儿子刘蒙少将。

  “虽然刘蒙少将的行程安排很紧,但他还是抽出了一小会儿时间,听我们说明了来意,并收下了我们手写的一封信,在信中我们恳请刘蒙少将为桐中二野司令部旧址赐墨宝一幅,以重新续写另外一段红色故事。让我们想不到的是,仅仅17天后的11月26日,我们就收到了刘蒙少将的两幅题字,这让我们很是感动。”中共桐城市委党史和地方志研究室主任刘琳告诉我们。

  71年前,在刘、邓首长进驻桐城这十几个日日夜夜里,桐城中学小平房里的灯泡,像光芒四射的灯塔辉映着这座古老而文明的小城,从这里飞出的电波、发出的命令,组成了一曲胜利进军的乐章,震撼了长江两岸的大地。而71年后的今天,因为这几件珍贵的物品,让“红色桐城”续写了新的篇章。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程堂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