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珍档揭秘 > 要闻揭秘

探秘肥西三官庙遗址:青铜器从何而来?兵灾还是祭祀现场?

时间:2020-04-10 09:44:39

  据安徽商报报道对于考古人来说,发现重量级的“国宝”令人惊喜,而透过发掘现场的遗迹现象,研究其蕴含的历史文化内涵,是更为重要的工作。对于安徽考古工作者来说,三官庙遗址就是这样一个信息量极大的遗址。丰富的遗迹遗存扑朔迷离,也留下了众多待解之谜。省考古所副所长宫希成认为,这些谜题关系遗址的性质、营建与废弃过程等一系列问题,有待未来通过大量的多学科研究、现代科技手段,得出科学的结论。

  谜题青铜器从何而来?

  18件青铜器中不少此前罕见,有些甚至专家都叫不上名字,这些青铜器从何处而来?

  □专家观点

  北方来?

  北京大学教授徐天进认为,三官庙遗址出土的青铜器好几件此前罕见,产地难断。一些多孔铜器此前在青海、甘肃、陕西等北方地区较为多见。这些青铜器具体产地的研究,应是将来工作的重点之一。

  在考古研究工作中,专家们对这一时期青铜器的研究一般以二里头为参考标准。徐天进认为,目前二里头出土的青铜器,未必代表二里头的最高水平,更不应该是二里头铜器的全部,未来的研究也不应受此局限。

  本地产?

  山东大学教授方辉认为,安徽历史上就是富含铜矿的地区,此次出土的青铜器有些甚至比二里头出土器物还要精致,很可能有今天难以想象的铸造技术。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袁广阔等专家提出,三官庙遗址周围是否还有更大的遗址,青铜器是否与大遗址有关,值得深入研究。另外,安徽历史上铜矿资源丰富,淮河流域特别是至郑州、开封一线古代是关键的运输通道,青铜器的出现或许与此有关。

  省考古所副所长宫希成认为,安徽历史上就是重要的铜产地,但遗址现场并未发现青铜器铸造的痕迹。如此数量众多的青铜器如果是本地铸造,在何处铸造,还需要下一步的研究揭开谜底。

  谜题重量级青铜器为何出现在“简陋”小聚落?

  三官庙遗址总面积大约4000余平方米,与众多发掘面积动辄数十万甚至上百万平方米的重量级遗址相比,规模算是比较小的。古代遗址中,由于古代人类活动而留下来的遗迹、遗物和有机物所形成的堆积层叫做文化层,每一层代表一定的时期。三官庙遗址中的文化层非常“单纯”,夏代以后直接就是清代。仅从遗址规模来看,三官庙遗址应该是一处小型聚落,而且使用时间不长。如此“简陋”的遗址中,为何出现数量如此众多的青铜器?为了弄清三官庙遗址一些悬疑,2019年12月,来自全国近20位著名考古学家齐聚合肥,为该遗址进行“把脉”,虽然现场说法不一,但共同的观点是:这是一处非常难得的重要发现,有望入选“2019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专家观点

  兵灾说?

  在此前举行的论证会上,“兵灾说”成了专家们争论的焦点。“兵灾说”、“祭祀说”都有专家提出。山东大学教授方辉认为,出土青铜器代表当时最高等级,与遗址等级规格“不般配”。史书曾记载,商汤灭夏之时,“夏桀奔南巢”,这些青铜器是否与此有关,或与当时对此地用兵有关,非常耐人寻味。南方科技大学教授唐际根认为,三官庙出土青铜器中多件应为兵器,且多件凌乱分布在房屋周围,兵器还有弯曲、折损现象,“假定将这里定义成一个兵灾现场,那么它的考古学意义又不一样了”。

  祭祀说?

  首都师范大学教授袁广阔等专家认为,遗址中的铜器和陶器等级差别巨大,分别代表不同的人群。小的聚落遗址出土青铜重器的可能性非常小,遗址应与祭祀有关。

  谜题那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规模小、灰坑等生活遗迹少,种种迹象显示,三官庙遗址作为一处小型聚落被使用时间不长。在遗址北侧的房址中,考古人员还发现了三具人骨个体。经过实验室研究,认定应该分别属于一位女性(或少年)、一位儿童、一位成年男性。三具遗骨中,女性双腿朝一个方向弯曲,儿童更是缩成一团,看起来非常像一个非正常死亡的“凶案现场”。有专家称,三官庙遗址的故事应该从“3700年前的那个晚上”开始。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遗址突然被弃?

  □专家观点

  突然遇袭?

  山东大学教授方辉认为,三官庙遗址应该是“毁于一旦”。房址中的三具遗骨,显然是被人杀死,留在了现场。所以遗址的废弃很可能源于一个突发性、灾难性的事件,比如火灾或者兵灾。

  复旦大学教授王辉认为,应当把三官庙遗址放在一个更大的时空框架中研究。当年这一地区究竟有多少这样的墩台和聚落,这些聚落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如果联系史书中记载的“夏桀奔南巢”,那夏人与当地土著究竟有怎样的关系?未来或许可以采用DNA提取技术,对现场人骨等遗物进行进一步的深入研究。

  冲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被誉为是考古界“奥斯卡”。安徽商报融媒体记者了解到,此次入围终评的20个项目中,史前考古有7项,夏商周考古有7项,秦汉魏晋南北朝时期考古有3项,唐宋考古有3项。夏商周考古连续几年以相当高的比例入围终评,如此激烈的竞争中,肥西三官庙遗址能够入选终评,可见“实力”不俗。

  三官庙遗址的重要性也得到了国内考古专家的一致认同。北京大学教授徐天进认为,三官庙遗址是江淮地区夏商时期最重要的考古发现。山东大学教授方辉认为,三官庙遗址的发掘,对于认识江淮地区巢湖流域的夏商考古学文化意义重大。通过进一步的发掘和研究,可以更具体的探讨当地夏商周文化,与历史联系起来进行深度的解读。南京博物院研究员林留根认为,三官庙遗址是重大考古发现,揭开了江淮地区夏商周考古的新的进程,应以重大考古发现为契机来推动江淮地区夏商周考古重大课题的研究。

  近年来,围绕夏王朝的研究观点与争议不断。北京大学教授雷兴山认为,三官庙遗址的发掘,尤其是青铜器的出土,有助于对夏文化的进一步探索。在夏王朝是否存在尚有争议的大背景下,三官庙遗址的发掘无疑是一次重大发现,对于重著中国古代史,是一次重要的实践。

  夏代房子

  将搬进安徽博物院

  “安徽有这么多的房子,二里头的房子能找到几个?”三官庙遗址备受关注,对它的进一步的保护与研究也是专家们最为关心的问题。南京博物院研究员林留根认为,不仅出土遗物珍贵,现场大量的历史遗迹也有重要文化价值,蕴涵民族记忆,值得好好保护。

  省考古所三官庙遗址发掘项目负责人秦让平介绍,围绕遗址未来的保护与研究,省考古所有详细的规划。目前,已经由专业公司对遗址中保存较为完好的房址整体提取。下一步,这些夏代房子将“移驾”安徽博物院,在复原后向观众展示。围绕人骨、植物遗存等的多学科研究,未来也将深入开展,将为进一步精确划定遗址所处时间,研究当时人们的生产生活状况等提供依据。

来源:安徽网  作者:秦让平 刘媛媛 王素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