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党史频道 > 中共在安徽

时间:2020-12-18 17:00:27

  1944年11月,新四军游击队战士冯水志、王大相和王时尚三人奉皖南山地中心县委书记胡明指示,前往苏北新四军军部汇报皖南新四军活动情况和领取给养。在太平樵山,胡明向三位准备出征的战士交代了任务,用豆腐干大的一张白纸写上蝇头小字——为他们开出介绍信,然后给他们定了公开身份:冯水志成了茶叶商人,王大相装成牛贩子,王时尚则是回山东探母的小长工。三人到国民党乡公所开了通行证,便上了路。

  一路上,他们三人装着素不相识的样子,只是“偶尔”在沿途的旅店里“碰”上。三个人的打扮各有特色,最令人叹服的是大相老鬼(部队里都这样称呼他),年纪才40冒头,可嘴上有一大把山羊胡子,一副久经世故的老头模样,活脱脱的一个牛贩子。由于芜湖被国民党封锁得紧,他们绕道歙县,直奔杭州,日夜兼程于12月上旬到达南京会合,住进了南京升洲路胡明岳母开的“升洲旅社”。住在这里既安全又可以向老妈妈了解苏北的情况,他们代表胡明的妻子洪琪向老人问好,告诉她洪琪、胡明在皖南很好,请她放心。

  通过了解,他们得知,苏北六合县以南的浦镇是国民党新六军驻防,六合县城是我新四军第四师驻防,双方不断发生战斗。为了早日赶到浦口过江,三人雇了三头毛驴,一路上在和赶驴的交谈中了解到,浦镇驻防的国民党军队对来往行人盘查得非常紧。为了安全起见,他们绕了很大的圈子,避开国民党军队的警戒线,于12月16日到达六合县的南部,赶驴的告诉他们:“前面就是新四军了,新四军对老百姓好,从不吃不拿老百姓的东西。但是对过路行人查得非常仔细,连头发、裤裆都要查,你们可要小心。”他们听了这话,嘴上说:对,要小心,是要小心!心里却有一股说不出的高兴劲——马上要见到亲人了呀!正当他们兴奋不已时,王大相突然发现前面站岗的人穿的是黄军装,而不是新四军的灰军服,急忙用家乡土话提醒:注意,不是新四军!三个人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忙拉开距离,横下心硬着头皮往前走。

  哨卡的兵也许是看冯水志年轻,而且又是长衫马褂、又是墨镜文明棍,再加上又在他口袋里搜出在南京买的几张国民党报纸(当时是想带给新四军看看,后来才知道解放区什么报纸都有),产生了怀疑,将他拦了下来。冯水志眼睁睁地看着王大相和王时尚顺利通过检查向北走去,心急如焚。无论哨兵怎么盘问,冯水志一口咬定是做茶叶生意的,这次是去山东联系货源。哨兵不信,就将他带到连部严格搜查,但除了那几张报纸外什么也未发现。“你买报纸干什么?”“一路上赶路没劲,买几张报看看散散心。”冯水志仍守口如瓶,不泄露丝毫秘密。在连部,冯水志仔细观察进进出出的人,发现这些军人穿的袜子都是白老布的(新四军穿老布袜),官兵之间有说有笑,没有森严的等级气氛,很像新四军。但他们那一身黄军装却又表明是国民党军队无疑。突然,他看到桌子上有一本书,就顺手拿过来翻了一下,这个举动将盘问的人惹火了,拿起书,往他面前一掼:“这是我们共产党新四军的歌曲,你看吧,胆子倒不小!”这时,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将他带到里间,和颜悦色地告诉他:“我们是新四军,是共产党毛主席领导的队伍……”冯水志说:“谁都知道新四军是穿灰军装的,可你们……”没等他说完,那位首长就哈哈大笑起来,“这是最近国民党一个警卫师起义投诚带给我们的一批冬军衣,前不久我们才刚刚奉命换上的。”冯水志仍不敢放松警惕,还是咬定自己是茶叶商。也许越是坚持,他们越是觉得冯水志有“来头”,派人将其押到了司令部。一进司令部,冯水志便被迎面扑上来的王大相抱住了,王时尚在一旁哈哈大笑,原来他俩已先找到了新四军司令部,投进了亲人的怀抱!一位首长走过来,紧紧握住了冯水志的手:“你们辛苦了,你们长期在敌人鼻子底下战斗,太不容易,太不容易了!”他们三人就象到了自己家一样,受到了最热情的接待,并被安排四处参观,首长指着北方深情地对他们说:“你们看,从这里往北走,哪怕你们走半年,也走不出我们的解放区啊!”

  冯水志、王大相、王时尚这三位皖南新四军战士在亲人们的一再挽留下,住了四、五天,办完了公事,带着完成任务的喜悦踏上了归程。

  (根据新四军游击队老战士冯水志口述整理)

来源:宣城党史方志档案信息网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