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区域文化

从《徽州百祠》探寻徽州祠堂之秘 (中)

时间:2020-09-23 16:32:46

  隐在祠规、牌位中的尊卑之别

  在旧社会,男尊女卑,祠堂是男性族人议事的地方,据说女性是不能随便走进祠堂的。但从礼仪上来说,结婚时拜见祖先是必须的。司马光《司马氏书仪》载“妇入门即拜影堂”,意为新媳妇刚进门,就要到祠堂里拜见祖先。程颐认为:“婿迎妇既至,即揖入内,次日见舅姑,三月而庙见,是古礼。”即新娘进门,次日拜见公婆,三个月后到祠堂拜见祖先,这是古代传下来的礼仪。朱熹觉得新媳妇三个月进祠堂时间太久,刚进门就进祠堂则来不及先拜见公婆,定为进门第三日为进祠堂拜祖先之期。徽州为朱熹之故乡,向来读朱熹之书,秉朱熹之礼,然与现实中多有不同。如歙县潭渡黄氏在正月初一祭祖结束,凡年里结婚的新郎要陪新娘进社屋祭拜社公,称“新来嫂娘上社”。拜社后,到一墙之隔的孝子祠领红鸭蛋,表示祠堂承认为黄家人。媳妇一辈子就这一次拜社进祠堂。《徽州百祠》中也讲到了女性进祠堂之事,如祁门县樟村郑氏聚庆堂族人的娶亲仪式十分正统。其中一项必不可少的规矩就是,举办婚礼当天,新娘接到婆家后,稍作休息,便要与新郎进入祠堂,由郑氏族长或名士主持婚礼,在祖先灵位前拜过堂后,才能称得上合法夫妻。黟县南屏村叶氏奎光堂平时不准女性进入祠堂,仅在婚嫁当天,必须到祠堂来向祖宗告别。祁门舜溪村汪氏绍德堂也是允许妇女进入祠堂的,但有规定,仅在正堂下阶活动,不得越阶一步。而歙县昌溪太湖祠除了春节这天举行团拜活动女性不准进入祠堂,平时所举行的任何活动,都与男性平等。

  一般来说,除特殊情况,如被剥夺入祠的权利之外,祠堂内供奉的神主有考有妣,或考妣同牌位,或供在同龛,或分于别龛,如休宁县茗洲吴氏就供在同一龛内,左为始祖考牌位,右为始祖妣牌位;歙县石潭吴氏叙伦堂、昌溪吴氏太湖祠在寝堂一楼供奉男主牌位,二楼供奉女主牌位。而歙县北岸至德堂以并主的方式,即用特制的牌位,每块牌位上面书写40人,女性有名分的都可上牌位:“订婚未娶就亡者,如男方有功名,第一份诰命要给她,其名分为‘原聘’。第一个拜堂成婚的发妻,其名分为‘原配’,原配死后再娶者,其名分为‘继配’。其原配健在而娶的侧室谓之‘妾’,不能叫妻,是没名分的。如果妾生前没生儿子,死后其墓碑只能刻上‘簉室’,进不了祠堂。如果妾生前生了儿子,母以子贵,所生为‘庶出’,就可以‘庶配’的名分进祠堂。如果男方是受妾方的家庭影响而取得功名或发了财,其功应归于妾室,若是众所公认的,其名分可称为‘德配’,也可进祠堂。”但也有少数的祠堂不供奉先妣,宗族子弟进入祠堂祭祀,想到母亲的辛劳与慈爱,内心不安,遂有女祠之建。如康熙五十六年(1717)歙县潭渡建壸德祠(女祠)用以祭祀群妣,康熙六十一年完工进主,共费银三万两,惜今已毁去。嘉庆年间,歙县棠樾鲍志道、鲍漱芳父子重修的万四公支祠只奉男主,于是鲍启运建女祠清懿堂,坐南朝北,与坐北朝南的男祠“敦本堂”相对而建。从《徽州百祠》可知,休宁县黄村曾建有女祠,并且在男祠之左,居尊位,雕梁画栋,青石立柱,在规模和气势上甚至盖过男祠。徽州区呈坎罗氏罗东舒祠内有附属女祠,位于男祠右方,从男祠出入,对女主入祠有着极其严格的限制,再婚妇女或者罪妇的灵位不得入祠堂。祁门县舜溪道生祠亦为女祠,取《道德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之意。舜溪另有贻燕祠,是儿子纪念母亲建的家祠,据说是徽州最早的女祠。程颐曾说过:“庶母不可祔祠堂,其子当祀私室。”意为妾的神主不可以进入祠堂,由妾的儿子摆在私人房里祭祀。然庶子入祠祭祀,不见生母,内心终究不安,各宗族以情义起见,有庶母之子取得功名可进入祠堂,有可以为庶母捐资入祠。休宁县茗洲吴氏葆和堂则在寝堂的西边另外设有庶母神主龛位,而庶母的神主,仅奉其子之身,儿子不在人世,就将庶母神主埋于墓旁。《徽州百祠》内的祁门县芦溪村汪氏衍正堂即为庶母祠,另有渚口倪氏在贞一堂边专修有庶母祠。

  对于未婚而丧的相公、姑娘,有的宗族出于人情考虑,为之设灵位。《丧服小记》载:“庶子不祭殇与无后者。”程颐以义起见,分为年十九至十六岁的长殇、十五至十二岁中殇、十一至八岁的下殇,八岁以下为无服之殇。对于殇及无后者,祔食于祖。休宁茗洲吴氏规定下殇终父母之身,中殇终兄弟,长殇终兄弟之子,成人无后者终兄弟之孙。从《徽州百祠》来看,歙县南乡一般是在祠堂中设厢房、阁房用以摆设灵位,如昌溪太湖祠在寝堂的二楼两边设阁,分别用以摆设未婚而丧的相公、姑娘;三阳洪氏宗祠则在寝堂一楼西侧设姑娘房,摆放未出嫁过世姑娘的牌位,姑娘房顶楼上设相公房,摆放未婚过世相公(男丁)的牌位,以供祭祀。但也有建专祠以供祭祀的,歙县北岸吴氏宗祠在寝堂的右侧建有一个砖雕的姑娘庙,是为未出嫁姑娘死后供人祭拜的地方;徽州区潜口村也有一处姑娘祠。

  绩溪县对于殇及无后代的男子则建特祭祠。如绩溪龙川胡氏宗祠正厅的东侧建有特祭祠,其结构为上下堂三间两过厢的民居格式,高度仅及正祠一半,木雕简朴,别具风格。上堂也是享堂,上首有龛座,安放神主牌位。下堂两个房间用于存放祭祀器具和有关入祠神主的记载文字资料。绩溪胡家村胡氏海洞下祠的特祭祠紧依主祠北面,有一侧门相通,祠分为两大间,各三小间,中间以皮门相隔,各设正堂。绩溪县湖村章氏惇五堂在宗祠左边建特祭祠,内供奉章氏中未娶亲的无后代的宗亲灵位,进入特祭祠的要求其父母对宗族有贡献、或地位身份较高。特祭祠单设大门,在享厅开有小门与宗祠相通,宗祠左侧庑廊另设门第,门楣上书“福荫同思”并用砖雕相衬。绩溪县的下溪村王氏笃亲堂,在宗祠的右边原来有个规模较小的特祭祠,当地俗称“老丁层”,用来祭祀孤寡无后及非正常死亡的男丁。

  在宗族社会,一座祠堂只能有一个姓氏,一祠两姓被认为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赵吉士在《寄园寄所寄》卷十一《故老杂记》中就曾说道:“新安各姓,聚族而居,绝无一杂姓搀入者,其风最为近古。”通过《徽州百祠》可知,在徽州,就存在着两姓同祠的特殊现象。祁门县的樟村郑氏聚庆堂,在落成的几百年里,不仅与张姓合祠,还将两姓牌位同时安放在寝堂的左龛供奉,只是张姓祖先牌位的摆放位置稍低,以别主次。每年的祭祖之夜,郑氏后人拜完本姓先祖神位后,再拜张姓祖先灵牌,张姓亦回拜,并且世代相传,约俗成章,彰显出郑、张两姓历朝和睦村风。旧时,除了张姓以外,其他“小户”人家进入祠堂帮忙须系红腰带,以示主仆有别,而张姓儿孙则可与郑姓子弟着一般装束。绩溪湖村章氏惇五堂的祠堂里不仅有异姓,还有不同宗的同姓。寝堂中间一龛为湖村章氏牌位,左侧为徐氏牌位,右侧为后来迁入湖村章氏一脉的牌位。徐姓为湖村章氏岳家,章氏赘居湖村,受到岳家帮扶,繁衍成大族,不忘恩德,在左龛为立徐姓牌位。另一支章氏因迁入湖村后,与湖村章氏融为一体,子孙按湖村章排行取名,故而同在寝堂立龛。对有恩于宗族的外姓,有的也被供奉在祠堂受子孙后代祭拜。屯溪区长林村胡氏众厅在正厅明间后檐上曾挂着放牛娃肖像和胡氏宗族列祖列宗肖像。这个放牛娃是胡氏先祖收养的孩子,在上长林与邻村发生土地争执之时,县官以穿烧红的铁靴来断案时,放牛娃感恩胡氏先祖不仅收养自己,还出钱帮父母安葬,甘愿代穿铁靴。胡氏众人感放牛娃之义,特为画像,悬挂众厅,受胡氏后人香火祭拜。

  通过《徽州百祠》可知,在徽州,有的祠堂里不仅供奉着先人,还供奉着菩萨。如石潭叙伦堂在中进照壁后有一小厅,两边各有厢房一间,左边供奉着武财神菩萨,右边供奉着汪公、五显菩萨神牌。北岸吴氏至德堂里也供奉着佛龛。休宁县桃林张氏光裕堂享堂正中供奉着张氏先祖张良,左右两边分别为辅佐张良的汪相公和杨相公,塑像造型简单质朴,色彩艳丽,充满民间乡土气息。祁门县樟村郑氏聚庆堂为张姓、郑姓两姓合祠,寝堂楼下右厢房供奉文昌菩萨。屯溪区长林村胡氏众厅正厅上挂肖像,其下为三级神龛,摆放祖宗牌位,设有烛台、香炉等,神龛前及两旁有大小不等的石礅,摆放着菩萨。黟县屏山舒氏光裕堂在门楼和祠内构件上彩塑、雕刻了300余尊菩萨与罗汉,气势恢宏,俗称为“菩萨厅”,有谚语:“看过九都菩萨厅,再进衙门也不惊。”


来源:黄山日报  作者:张艳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