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新闻客户端|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岁月回眸

时间:2021-01-12 09:06:00

  ○销毁收缴烟毒、烟具(资料图)

  ○1950年10月皖北行署发布的《严禁私种罂粟烟苗毒品的布告》档案

  解放前,安徽有不少区域种植罂粟,鸦片烟馆林立。新中国成立初期,安徽省就着手查禁取缔烟毒,仅用3年时间就清除了这些旧社会遗留下来的社会丑恶现象。今天我们跟随档案,回望历史,了解解放初期那场禁毒运动。

  解放前,安徽深受鸦片危害

  在安徽省档案馆馆藏着这样一份档案,它是1950年10月皖北行署发布的《严禁私种罂粟烟苗毒品的布告》。该档案要求禁种和铲除已种的罂粟苗,违者严惩不贷。

  由此可知,解放前,安徽有不少地方种植了罂粟。那么安徽是什么时候开始种植罂粟的呢?

  这就要从鸦片战争说起,鸦片战争后,英国将鸦片公开输入中国,白银大量外流,国库空虚。清廷为挽回损失,抵制进口,乃提倡自种鸦片。几年后,一些地区罂粟遍地。安徽亳县、寿县、凤台、阜阳、颍上、宿县、太湖、宿松、桐城、肥东等县成为产烟区。贵池、泾县、祁门、黟县等地亦有种植。安徽省虽然产有鸦片,但远不及云南、贵州,云贵烟土源源流入安徽。安庆、芜湖、蚌埠成为烟土集散地,销售鸦片的“烟土行”“土膏店”等不在少数。

  国民政府统治时期,亦曾开展过禁烟,但收效甚微。在当时毒品贩运通常有两条路线,其中一条是由阜阳、宿县、永城向北运往徐州,折向西至商丘、开封、郑州,直至西安、宝鸡、成都;另一条是向南沿津浦、淮南两铁路线运往上海、南京、芜湖等地;有的由芜湖运往屯溪、浮梁。由于蚌埠是津浦、淮南两铁路线的交叉点,芜湖是水陆交通要道,因此,这两个城市成了安徽境内南北毒品主要集散地。

  毒品不单单是严重地阻碍了农业生产,随之还产生了武装贩运、残害群众、腐蚀健康等一系列的问题,严重影响了社会的健康发展。为了保护人民的身心健康,为了恢复和发展生产,早在抗日根据地时期就已经开展了禁毒活动。在中共领导下的淮南、淮北、皖江等抗日民主政府亦严禁贩毒、制毒、吸毒。公安机关在有烟毒区设立禁烟所,发动妇救会、儿童团以及民兵等,查禁种植、贩运、吸食,封闭烟馆,烟毒逐渐减少,乃至绝迹。

  新四军北撤后,国民党政权在该地恢复统治,种烟吸毒之风又起。1947年到1948年间,烟毒继续流行。以阜阳地区为例,一组数据显示,1944年仅阜阳1县鸦片种植面积达100多万亩,到了1949年秋,阜阳专署所属9个县私种鸦片还不到1万亩。到了新中国成立时,该地区的种毒、贩毒和吸毒的现象并未彻底禁绝。1949年11月,有数据显示该地区尚有7000多亩大烟种植,其中颍上县200亩,亳县为5000亩,太和县为1000亩,蒙城县为500亩,阜南县为40亩,涡阳县为1000亩。由此可见,新中国成立初期,安徽仍有人种毒、毒贩,鸦片依旧流行于城乡各地,严重损害了群众的身心健康。

  全省各地纷纷开展禁烟禁毒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禁烟禁毒运动。1950年2月24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向各大行政区人民政府(或军政委员会)及中央直辖市各省市人民政府发出严禁鸦片烟毒的通令。通令要求各级人民政府设立禁烟禁毒委员会,严厉禁种罂粟。郑重宣布,从通令颁布之日起,凡继续贩运、制造和销售毒品者,要从严治罪,凡散存在民间的烟土毒品,必须限期交出,为照顾其生活,可分别酌情给予补偿,但如果逾期不交,将按其情节轻重分别治罪。所有吸毒瘾民,限期向有关部门登记,并定期戒除,若隐不登记,或逾期犹未戒除者,则予以处罚。

  紧接着,1950年10月,皖北行署发布《严禁私种罂粟烟苗毒品的布告》。该档案记载,“查严禁毒品,为中央人民政府既定政策,且本署早有明令公布在案,兹值罂粟播种季节惟恐各地仍有不明大义分子,贪图小利,违法种植,致碍禁毒措施,因此本署除令饬各级政府切实深入宣传检查外,特此重申禁令,如有种者应即铲除,改种麦菜及其他农作物,以利生产。倘仍有明知故犯,一经查(察)觉,定予依法严惩不贷,仰各遵照勿违。”

  新中国成立初期,为彻底铲除烟毒危害,安徽各地政府纷纷开展禁毒工作,明令禁种,烟馆、烟行一律禁止经营,对烟馆、烟贩调查登记,对继续贩卖者,进行查缉。

  1950年2月,阜阳县人民政府布告全县禁烟。8月,该县就成立了肃毒办公室,在全县开展肃毒工作。一批贩、制毒品者纷纷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戒除烟者达2400余人。像阜阳城吸毒犯陈继禹,前三辈均在阜阳城鼓楼前开卤菜馆,生意兴隆,原有资本折合人民币1亿元(旧币),有房子17间,两层院子5间楼。在解放前的三四年陈染上毒瘾,生意垮掉,所有的房子先当后卖,连生活也无法维持,一家人流落街头。通过禁毒运动,他们才走上新生活。

  同年,合肥市公安局查明全市有贩毒者96人,烟馆36家,制造毒品者11人,吸毒者尚有370余人,随即进行禁止和取缔。至1950年底,仅据合肥、蚌埠、安庆、淮南、宿县等市县统计,即查获鸦片81.5公斤、海洛因6.8公斤,缴获烟毒贩获利银元1068块。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场禁毒运动中,原先被鸦片毒害的人意识到了禁毒的重要性。比如在合肥的西门有个叫李华荣的“老烟鬼”,原来家里开设杂货铺、糟坊,后因染上烟毒,把家中的店吸垮了,老婆卖了,自己以沿街讨乞、行窃为生。还有一个叫毕立环的,夫妻俩都抽大烟,抽得家里仅剩一间破屋栖身,夫妻两人只有一条裤子换着穿。通过集训教育,他们都纷纷戒毒,改过自新。

  禁毒运动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拥护,取得了明显的成效。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952年8月,安徽全省尚有制、贩、运集团138个,烟毒主犯255名,次犯934名,单帮犯(单独从事贩毒活动的人)3373名,烟馆745家。

  肃清了烟毒的危害

  1952年4月5日,中共中央发布《关于肃清毒品流行的指示》,实行禁种、禁运、禁贩、禁吸的全面清除政策。5月21日,中央再次发布《关于严禁鸦片的通令》。

  安徽同全国各地一样,从1952年开始积极行动起来,利用多种形式全面开展轰轰烈烈的群众性禁烟禁毒运动。皖南、皖北行署高度重视禁毒工作,1952年8月6日至7日,皖南、皖北行署开始部署在全省开展禁毒运动。会议决定,运动中打击的重点是集体、大量的制毒、贩毒、运毒主犯、惯犯和现行犯。在这一年的12日,中共安徽省委批转省公安厅“禁毒行动计划”。各地根据该计划规定,开展了声势浩大的禁毒运动。

  此次禁毒运动以蚌埠、合肥、芜湖、淮南、滁县、安庆、屯溪、亳县、界首、阜阳、宿县、固镇、临涣集等地为重点,明光、六安、正阳关、巢县、大通为副点制定方案。整个禁毒运动分为三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是从8月13日至8月20日,第二阶段是从8月21日至9月9日,第三阶段是从9月10日至9月20日。

  其中,第一阶段全省各重点县一律于8月13日拂晓前将应该逮捕的主要烟毒案犯全部逮捕。捕后进行身体检查,责令交出所存毒品、毒具及有关制毒、贩运证件等。对毒犯的住所及隐藏毒品、毒具的场所进行仔细搜查,没收所有毒品毒具。第二阶段广泛开展对人民群众的禁烟政策教育,召开群众会议,尚未逮捕的毒犯会议,已捕毒犯的家属会议、烟民会议等,宣传禁毒意义,说明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政策,号召他们检举毒贩,动员一切毒犯及其家属交出毒品、毒具,彻底坦白,立功赎罪。第三阶段主要是搜查漏网的毒犯和处理案犯。自1952年禁毒运动始至当年年底,全省计逮捕制、贩、运等毒犯1505人(处死刑22人,处有期徒刑930人,处劳役144人,释放交群众监督409人),集训877人,传训3957入,登记3945人,管制1148人,缴获烟土(其中一部为海洛因折算)34460两,副品2998两,收缴烟具6589件。

  至此,安徽基本禁绝了鸦片的种植、运输、销售和吸食,肃清了烟毒的危害。 □周茂莉 何芳芳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周茂莉 何芳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