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皖人故事

渡江战役前夕, 他将重要情报 送到了瑶岗总前委

时间:20-06-30 09:30:27

  

QQ截图20200630091459.jpg

                        周恩来、陈毅和朱启銮在一起

QQ截图20200630091510.jpg

                         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内的朱启銮塑像

      朱启銮受中共上海局指派,冒着生命危险,把从蒋军中搞到的 《京沪杭沿线军事部署图》、《长江北岸桥头堡封港情况》及《江宁要塞弹药储运及数量表》等重要绝密资料送来了。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些秘密资料对后来渡江战役的胜利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带队闯关去皖南

  1914年3月出生的朱启銮是安徽人,但要说到底是安徽哪里人,就不好界定了。因为虽然朱启銮的祖籍是安徽歙县,但他的祖父经安庆又到南京发展,父亲是在南京出生的。而他本人则是出生在安庆,他的童年几乎全是在安庆外婆家度过的。

  在安庆读完中学后,朱启銮来到了天津、上海读书,并接受了革命熏陶。1932年他参加了反帝大同盟并加入共青团,任南开中学团支部书记;1933年参加左翼上海社会科学家联盟。后他又来到了北京读书,并成为一二·九运动的组织者和参加者。1937年他从上海新闻专科学校毕业后,就担任了上海新闻报馆战地记者。也就是从这时起,朱启銮开始了“隐蔽战线”上的工作。

  1938年夏天的时候,新四军军部提出要从上海输送一批人员到皖南,以壮大抗日力量。经在上海的中共江苏省委和省军委领导研究后,决定从难民中动员力量,然后设法送往皖南。经过朱启銮等人的努力,一共动员、组织了700多人,这当中真正送到新四军军部的约500人。 在送出之前,朱启銮先到皖南探了路,向新四军军部报告了准备工作情况,并商定接运事宜。他返沪后,运送工作就正式启动了。

  据史料记载,这批人由朱启銮以慈联会代表身份带队,公开的联络工作全由他出面。当船驶至吴淞口时,日军来检查,发现是英商太古公司的船,也就放行了。船一出吴淞口,朱启銮终于舒了一口气。接下来他们由水路先到温州,温州以下全是步行。最终,他们经过浙皖边境,准备到云岭军部。但当这支队伍走到歙县岩寺就停下了。他们找到了新四军留守处兵站。当国民党军队发现后追上来要阻挡,看到人已走了,也无可奈何。这些人换上新四军军服往北进入太平,翻过两座大山到达泾县云岭后,就很快分配到教导大队,或直接参加战斗部队。其中一些技术人员安排了电 讯、机要工作。

  从动员难民到带队皖南这一过程中,朱启銮确实表现出非凡的机智、勇敢,思考细密。据史料载,当时日军封锁着吴淞口海面,国民党军队统治着浙江、安徽的一些地面,英、 美、法在上海的租界采取两面政策,情况非常复杂。所有人员要躲过租界耳目和通过途中的重重关卡,能够安全到达目的地,是不容易的。但朱启銮圆满完成了任务。

       乔装打扮送情报

  1947年抗战胜利后不久,蒋介石发动了内战。朱启銮仍坚持在白区工作,他扎根南京的同时,根据南京地下市委的要求,负责联系南京外围芜湖、安庆、镇江、明光四地的党员活动,按照党的方针开展那里的工作。芜湖是青弋江与长江交汇的重要江城,经济、政治、军事各方面都与南京息息相关。早在 1946年7月,经过中共南京市委批准,朱启銮通知何明在芜湖成立党支部。书记是何明 (原名何广鑫, 在电厂工作,家住当地),委员有黄若梅 (原名黄士彬,在萃文中学任教)、梁学衡 (梁炜初,在公路局工作)。在这当中,朱启銮多次来芜湖,研究这里的工作,为芜湖的革命工作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1948年底,国民党军节节败退,龟缩到长江南岸。到了1949年初的时候,国民党军队加强对江面封锁,南北各渡口通航更有限制,对老百姓检查特别严格。一天,有两个生意人在一名国民党军官的陪同下来到镇江渡口检查岗前。执勤的士兵和在旁的军方政工人员脸色阴沉地监视一切。 护送生意人的军官和执勤的政工人员说了数语,对方微微点了头,但仍对生意人进行检查。老板衣冠楚楚,显得特别精神,伙计主动打开手提箱,露出各种药水、药丸。士兵指着其中的一个长筒,伙计随即打开,露出一卷胶布。老板忙去递烟,并把整包的烟丢下。于是执勤的官兵都去接烟了。就这样把两名生意人送上轮船了。

  不久,汽笛鸣响,船慢慢进入江流远去。轮船靠上了对岸,虽然这里也有关卡,但当时的国民党军并不注意下船的人与物。两名生意人总算又过了这一关。一过了封锁线,他们很快找到我方交通站,这才知道我军渡江指挥所已经转移到合肥。于是,他俩又披星戴月调头西行。虽然春寒料峭。但他们却走得浑身热气腾腾。在一个擦黑时分,他们终于找到了设在合肥瑶岗的渡江战役总前委。经通报,政治部舒同热情接见了这两位“西药商人”。

  原来,这两位中的老板就是朱启銮。朱启銮受中共上海局指派,冒着生命危险,把从蒋军中搞到的 《京沪杭沿线军事部署图》、《长江北岸桥头堡封港情况》及《江宁要塞弹药储运及数量表》等重要绝密资料送来了。熟悉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些秘密资料对后来渡江战役的胜利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青史永留名

  据史料记载,朱启銮完成任务后,被编入金陵支队。他原以为可以在合肥有个学习中央文件的机会,哪知很快就接到中央通知,要金陵支队立即开到滁县待命。正在向滁县进发时,总前委又来命令,要金陵支队先期赶到江边,随时准备渡江。

  我们知道,在那段时间,针对南京政府的假和谈,解放军一直在紧张备战,准备渡江。4月20日和谈破裂,当夜中路大军先取荻港,突破了国民党军防线。23日, 又推进到南京北大门浦口,乘胜渡江。至此,被蒋介石盘踞22年的南京终于回到人民手中。24日天明,朱启銮和他的战友们穿着解放军土布军服也回到南京。他们赶去中山东路第三十五军军部与何克希政委见面,立即又投入到接管国民党政权机构的战斗。

  新中国成立后,朱启銮参与创办了我国第一个电子类中等专业学校——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后一直在南京工作,一直到担任南京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南京市政协副主席。1990年8月4日上午,朱启銮被病魔夺走了生命。全国政协副主席赵朴初亲自挥墨写下挽联:“相知始自救亡时辛苦难民营曾助我百千万事,老去不忘尝胆语澄清天下志乍回头五十三年。” 还有邱宝瑞、 王澜奋联名写的挽联,概括了他不平凡的一生:“二十年地下工作,斗鸠山、斗双统,入死出生,终克睹一轮晴日;四十载为政廉明,对己严、对人恕,无罪当贵,只余得两袖清风。”据了解,在朱启銮去世后,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在校园内还专门竖立了一尊朱启銮的半身塑像,以示纪念。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程克 程堂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