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首页|中安在线手机版|安徽发布|省政府网微博|中安在线微信|中安在线微博

设为首页

英文|简体|繁体

您当前的位置 : 历史 > 皖人故事 > 皖人要闻

与梁实秋“比翼双飞”的徽州女子

时间:2020-05-26 09:38:17

  

       说起梁实秋,不少人都知道他是中国著名的现当代散文家、学者、翻译家,他不仅一生给中国文坛留下了两千多万字的著作,创造了中国现代散文著作出版的最高纪录,而且是国内第一个研究莎士比亚的权威,中国翻译《莎士比亚全集》第一人。而他这些成绩的取得,是与一个人分不开的,那就是他的结发妻子、徽州人程季淑。

  她是安徽绩溪人

  1901年2月19日,程季淑出生于北京。但据史料记载,程季淑原籍安徽绩溪,其祖父程鹿鸣早年随经商的伯父北上京城,发愤苦读,后高中官场,官至直隶省大名府知府,因他耿介清廉,所以颇有声望。而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成人,成年后的程季淑既有大家闺秀的温良贤淑,又有徽州人的吃苦耐劳。

  1921年,经同学介绍,在女子职业学校任教的程季淑与就读于清华大学的梁实秋相识。两人于1927年2月在北京南河沿欧美同学会馆正式结成伉俪。

  婚后不久,由于时局不稳,夫妇俩南下避居上海。他们相敬如宾,琴瑟和鸣。年底,大女儿文茜出生。从此,程季淑开始身兼贤妻良母二职。为贴补家用,留美归国的梁实秋除担任暨南大学教职外,又在光华大学、中国公学兼课,每天黎明即起,坐电车、汽车和四等火车,在真茹、徐家汇、吴淞绕一个大三角,十分辛苦。这时候的程季淑每天早起陪着丈夫用早点,必让其吃得饱饱的,然后送到巷口,直到他登上电车才离去。晚餐则想尽办法张罗得丰盛些,以弥补中午的不足。夜晚则是他们一天中最温馨的时光,或并肩读书,或唧唧私语,白天的劳累和烦恼随之烟消云散。

  她一手操持家里家外

  俗话说:男主外,女主内。但梁实秋却说,他们家无论内外皆由妻子一手操持。身处乱世,工作生活均不稳定,家庭经济时常捉襟见肘。一般人家往往量入为出,而程季淑独树一帜——量入为储。她曾告诉丈夫:“到了衣食无缺的地步之后,便不该是‘量入为出’,应该是‘量入为储’,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将有不时之需。”梁实秋听了,心悦诚服。

  平时,程季淑十分节俭,东西不破,不换新的,连一根绳子、一张纸片,都不轻易抛弃。院子里砍下的树枝,晒干了留着冬天烧壁炉。有人批评梁家:“你们府上每月收入多少,与你们的生活水准似乎无关。”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台湾鼓励消费,分期付款制风行一时,她颇不以为然。但真正到了急需之时,如朋友有难、礼尚往来,她都慷慨解囊。

  做过小学教师的程季淑,对孩子们的早期教育也有着独到的见解。她认为若要孩子从小喜爱读书,最好尽早给他们预备一个书桌。于是,孩子们刚开始识字,她就为每人各买回一套桌椅,放在寝室里,旁人看着有点挤,她却坚持这个不能免。后来她又教孩子养成良好的读书习惯,桌面要整洁,笔墨纸砚都有固定的摆放位置,每天要定下当天的学习计划。久而久之,孩子们便习以为常了,到了学习时各就其位。她从不体罚孩子,而是给他们留足游戏时间,以免其对学习产生厌倦情绪。三个孩子从小学读到大学,成绩、品行均属优异,梁实秋从来没有为孩子的事焦虑操心过,他由此感叹,小学教师应是最可敬的职业。

  翻译《莎士比亚》的另一“功臣”

  我们知道,梁实秋是国内第一个研究莎士比亚的权威,中国翻译《莎士比亚全集》第一人。这还要从1930年秋梁实秋应聘到国立青岛大学任教说起。

  据史料记载,当时任职于“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的胡适,雄心勃勃地制定了一个翻译莎士比亚全集的计划,约请闻一多、徐志摩、陈西滢、叶公超和梁实秋5人参与,预计5年内完成。但让人想不到的是,翻译工作开始后,各种困难就接踵而至,加上时局动荡,其他人小试身手后纷纷放弃,梁实秋一时也犹豫不决。

  关键时刻,程季淑表示了坚定的支持,她知道这份工作的艰难,更知道莎士比亚作为世界级文学巨匠的“分量”,便毫不迟疑地劝丈夫独自接下这份意义深远的工作,但又不想让他太劳累,于是与梁实秋商定,一年译两本,二十年完成。事实上,这一工程历时37年,至1967年才最终译完莎翁全集,共300余万字,1968年全集40册出齐。

  抗战爆发前梁实秋完成了八部莎翁剧作的翻译工作,四部悲剧,四部喜剧。“七七事变”后,为了躲避日寇的通缉,梁实秋不得不逃离北京,抗战期间他几乎中断了莎翁剧作的翻译。抗战胜利后梁实秋回到北京,在北京师范大学任教,课余之暇,他又将荒废多年的莎翁剧作翻译工作重新开始。

  梁实秋一个人承担起莎士比亚全集的翻译工作,在当时的情况下,一没有稳定的环境,二没有可查阅的资料,其困难可想而知。如果没有妻子程季淑给予最直接的鼓励与支持,梁实秋不可能完成这项浩大的工程。程季淑经常询问梁实秋一天译了多少字,当梁实秋告诉她译了3000多字时,她就一声不响地跷起她的大拇指。她虽然不看梁实秋的译稿,但很愿意知道梁实秋译的是些什么,所以莎士比亚的几部名剧故事程季淑都相当熟悉。当梁实秋伏案不知疲倦时,程季淑不时地来喊他:“起来!起来!陪我到院里走走。”她这是让梁实秋休息。

  像一场漫长的马拉松赛跑,梁实秋在经历了顽强拼搏之后,终于到达了终点。1967年8月6日,台湾的“中国文艺协会”、“台湾省妇女写作协会”等团体联合发起,在台北举行了300多人参加的盛大庆祝会。作家谢冰莹致辞说:“《莎士比亚全集》的翻译之完成,应该一半归功于梁夫人!”梁实秋自己也感慨地说,“我翻译莎氏,没有什么报酬可言,穷年累月,兀兀不休,其间也很少得到鼓励,漫漫长途中陪伴我体贴我的只有季淑一人。”

  此情可待成追忆

  1949年6月,梁实秋夫妇与小女儿文蔷离开大陆到台湾。后在1972年5月,梁氏夫妇又卖掉台湾的房子,迁居美国西雅图,与小女儿文蔷一家团聚。他们私下商量再过两年多便可庆祝金婚。

  但在1974年4月30日,程季淑突遭不测,上午10时两人到附近超市购买食品,市场门前一架梯子忽然倒下,正好击中了她,送医院急救,手术后未能醒来。

  程季淑去世后,安葬于西雅图槐园,悲伤不已的梁实秋挥泪写下《槐园梦忆》一书,记述两人携手并肩走过的47年风雨人生路,寄托了他对亡妻的深切怀念。此情可待成追忆,其间真情令无数读者感动。

来源:合肥晚报  作者:郦千明 程堂义